您的位置:

首页> 校园春色> 与初恋情人的性福生活

与初恋情人的性福生活 - 与初恋情人的性福生活

第一章 烧纸的怪老头
  徐青今年上高三,和嫂子秦冰相依为命,房租已经拖了两个月了,今天刚刚被房东扑头盖脸骂了一顿。为了帮助嫂子挣钱补贴家用,他利用课余时间偷偷接房东祝大姐介绍的私活。
  没想到这被嫂子发现了,嫂子一直让他好好读书,不让他挣钱。一气之下,秦冰子一边骂徐青,一边哭了起来。徐青感觉心里委屈,便赌气跑了出去。
  深夜,徐青漫无目的在公园里走着,内心很委屈。
  这时候徐青感觉脸上扑来一股子热气,紧接着有一丝淡淡的檀香味钻入鼻孔。
  诧异之下抬眼一瞧,只见不远处的石凳旁竟燃起了一小堆火,一个邋遢老头儿正默不作声的坐在火堆旁,还不停拿起身旁的一摞纸张丢进火中,徐青正在下风位置,难怪会有热气吹到脸上。
  “这老头烧的是什幺东西?怎幺会有一股子檀香味?”徐青心里纳闷,再加上好奇,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
  这回徐青总算是看清楚了,这老头烧的就是一堆印有小人图样的黄冥纸,不过那檀香味道是从哪里来的就不得而知了。
  徐青摇了摇头,正准备转身离开,不料裤管一沉,扭头一看原来是那老头一把拖住了他的裤边角。
  “小伙子,帮我这老头子烧几张纸吧……”邋遢老头阴测测的声音让人背脊发寒。
  徐青浑身毛孔一缩,激灵灵打了个冷战,这烧冥纸自古以来都是祭奠故去亲友的一种方式,这活人给自己烧纸的事情闻所未闻,这老头不会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吧?
  老头见徐青有些迟疑,咧着嘴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抓着他的裤管一直不放。
  “小伙子,就当可怜我这快死的老头子,过来烧几张吧!”
  徐青心头一苦,一咬牙索性上前也蹲在火堆旁,捏起几张冥纸就往火堆里放,一双眼睛不时望疯老头腰间瞟,鼓囊囊的分明藏着什幺家伙,弄不好还是件冷兵器。
  有了徐青的加入,一摞冥纸很快烧完了。
  “谢谢你小伙子,这些就当是帮我烧纸的报酬吧!”疯老头不紧不慢的从口袋里掏出两叠崭新的钞票摆在了徐青面前。
  连封条都没拆,一叠一万块。徐青伸手拿起一贴钞票用拇指肚在边缘刮了刮,货真价实的中银大洋,还隐约能闻到一股子油墨味道。
  两万大洋摆在面前,对于急缺钱的徐青来说,完全不动心绝对是假的,哪怕是一叠也能解决掉他和嫂子当前面临的窘境,同时他也完全确定了一件事,这老头真是疯子,而且是个有钱的疯子。
  徐青很缺钱,不过做人的良知告诉他,如果连个精神不正常的老人钱都贪的话,那就不是缺钱,而是缺德了。
  嘴角抽搐了两下,徐青还是选择把钱放到了原处,低声道:“老人家,这钱我不能要,您还是收起来吧!”
  老疯子浑浊的双眼中两点精芒一闪而逝,随手拿起两叠钞票揣进了怀里,展颜一笑,眼角的皱纹绽开了两朵野山菊,低着头喃念道:“好小子,不贪不燥,璞玉天成,没想到我金瞳临死之前还能遇到这等传人,贼老天待我真是不薄啊……”
  徐青也没听清楚老人嘴里说些什幺,揉了揉有些酸麻的膝盖就想起身离开,不料对面的疯老头猛的一抬头,瞳孔中闪出两点金光,直视徐青双眸。
  “小伙子,看着我的眼睛,看着我的眼睛,放松,放松……”
  徐青身子一僵,脑袋一阵天旋地转,一道金光射入徐青眼中,随即便晕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徐青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草地上。他满脸疑惑的挠了挠头,又伸手揉了揉眼睛,并没发现自己有什幺不对。
  “难道这一切都是错觉?不会吧?昨晚我记得明明帮个疯老头烧纸来着……”徐青站起身正准备去四周围看看,不料一阵彻骨的凉风毫无征兆的灌入后颈窝,惊得他汗毛倒竖,也顾不上再去寻什幺疯老头,赶紧一溜小跑离开了这片是非之地。
  第二章 夹层里有东西!
  公园之外就是一条古玩街,江城历史文化沉淀深厚,几张报纸,一块旧布往地上一铺,摆上些老物件便可以做生意。
  “这位小哥,帮老婆子买本书吧!”一个两鬓斑白的婆婆冲徐青低声兜售起了地摊上的老旧书,没想到话刚出口就引来了旁边摊主们一阵哄笑。
  “花婆子,你没看这小哥一脸的露水气儿,说不准是和家里闹别扭跑出来的,还有个毛心思看书……”一个穿铜钱装,戴瓜皮帽,打扮得像地主老财的摊主说道。
  “瞧他那身行头,身上怕是连一张红的也掏不出来。”
  徐青走得匆忙,穿着背心短裤,而且刚才在公园里摔了一跤,身上沾了不少草屑泥土啥的,看上去的确不像个有钱的主。再加上他对那些摆出的老物件啥的压根提不起半点兴趣,更何况他口袋里只有十块钱。
  于是,徐青冲那个老婆子摇了摇头。
  老婆婆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这书最便宜的才五块钱一本,也不是什幺贵东西,大清早的能开张也是个好兆头。”
  “我看花婆子是想开张想昏头了,就您那几本语录和民国书也能值五块钱一本?”一旁又有人调侃。
  花婆子每天清早就来占位,不过生意清淡无比,加上这两天没开张,才会主动吆喝,只希望能开张赚个好兆头。
  鬼使神差的徐青居然停下了脚步,蹲在花婆子地摊旁随意翻看起那些旧书来,当他拿起一本掉了书皮的残破地图册时,右眼皮突的一跳,瞳孔中居然出现了一张薄薄的四方纸片,上面赫然印着一头大象,还写着大清,邮政局,五厘银等字样。
  “邮票?”徐青心头一跳,连连翻看了几页,却发现这张印着大象的邮票竟和书页一起翻动,就好像粘在书页上一样。
  尝试着用手指抠了抠书页,那张邮票居然动也不动,书页有夹层,一个念头瞬间闪过,徐青心头一惊,赶紧闭上了双眼,当他再次睁眼时,书页又恢复了原样,仿佛是刹那间的错觉一般。
  这是怎幺回事?我能看见夹层里的东西?那邮票藏在夹层里,一定不一般!
  “小哥,这书可是有些年头了,要是中意十块钱拿去,算是给老婆子开张了……”花婆子见徐青兴趣索然的模样,忍不住又开始小声咕叨起来。
  “八块钱成幺?我还能剩两块钱坐公交。”徐青放下地图册,拍了拍裤子上的草屑站起身来。
  花婆子略一沉吟,拿起地图册一把塞到了徐青手中说道:“好,八块钱拿去……”
  徐青倒也爽快,从兜里掏出那张皱巴巴的钞票递了过去,随手把地图册卷了卷插进兜里,拿了零钱转身离开。
  在外游荡了一夜,徐青已经做出了决定,回家,不管嫂子怎样埋怨他都要坚持把祝大姐介绍的活计做下去,再苦再累也要自食其力。
  徐青并没有坐公交车,而是选择步行,省下来两块钱刚好能在楼下小吃档对付一个早餐。
  走到早餐档又碰到熟人,美女房东祝晓玲,这时候她正低着头吸溜汤面,正好背对着徐青,不过从背影就能一眼认出来。
  祝晓玲在跟人打招呼的时候,不经意间回头也看到了徐青,她看出了徐青的难处,微笑道:“昨晚跑去哪里了,害你嫂子一晚没睡,要是为难的话,昨天的事算我没说……”
  “别,你介绍的活儿,我一定要干,不过要麻烦你一件事儿。”徐青咬了咬嘴唇说道:“活我一定会做好,你别告诉我嫂子就行。”
  “嗯!先回去好好休息,有活了打电话给你。”祝晓玲点头应了一声,起身结完帐走了。徐青望着她妙曼的背影,心里升起一丝被关怀的暖意。祝大姐人还是不错的,就是发脾气的模样彪悍了点。
  第三章 地图册中的玄机
  徐青回到出租屋时才发现一脸憔悴的秦冰居然还坐在客厅里低着头发呆,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挨训。
  “嫂子,我回来了。”徐青耷拉着脑袋进了屋,一双眼睛紧盯着脚尖。
  秦冰嘴唇颤动了两下,擦了擦干涩的眼角道:“还没吃早餐吧?我这就帮你做去。”说完起身就向厨房走。
  “别,我在外面吃过了。”徐青连忙上前两步,伸手拦住了秦冰。瞧着嫂子一脸憔悴的模样,他心里一阵泛酸。
  “哦!那你洗了脸睡一觉,我先去上班了。”秦冰表情有些木讷,慢慢的转过身拎起自己的小包向门外走去。
  没有斥责,也没有太多言语,仿佛徐青从未离开过一样,但从她憔悴的面容不难看出,昨晚她分明一夜未眠。
  等秦冰走了之后,徐青立刻从抽屉里翻出一把裁纸刀和一本新书来。他小心翼翼的把那本旧地图夹层剖开,果然里面有一张貌似邮票的四方纸片。
  为啥早上我能看见夹层里的邮票?难道,我能透视?徐青想了想,有些费解。
  徐青旁边放着一台电脑,这是房东祝大姐介绍别人来找徐青修的,趁着电脑还没归还的当口,徐青赶紧上网查阅这张纸片历,查了许久终于在一个叫华邮网的站点找到了一枚和手中纸片模一样的邮票。
  清大龙邮票之万年有象,为清朝大龙邮票母票之一,大象的背上是一盆万年青,代表着周而复始,生生不息。上方两只蝙蝠在飞舞,左上角是一堆云彩。蝠与“福”谐音,再加上云彩,更是“洪福齐天”,加上大象,就成了“洪福齐天之祥兆也”……
  徐青憋着口气静静浏览着各种关于‘万年有象’的介绍,一颗心几乎蹦到了嗓子眼,最后当他见到频频出现的‘非常珍贵’‘珍贵无比’等字样时连手指也禁不住微微发颤起来。
  浏览了一个小时资料后,徐青已经能确定手里这张八块钱买来的纸片就是大龙母票万年有象,而且品相保存完好,几乎还是张全新票,从网上得来的消息这张邮票拍卖到了近六十万港币,这才是最让他激动的。
  别说六十万,就算是打个对折有三十万,解决掉目前窘迫的生活问题绰绰有余,徐青长舒了一口大气,从抽屉里翻出一个小塑料袋打开,小心的用刀片把邮票挑了进去,然后展开书页夹住了塑料袋,起身把书放进了自己书包。
  刚做完这一切,桌上的小灵通响了,徐青抓起来接通,原来是二楼那位让他修电脑的刘胖子,于是随口应了一句,立刻关上了电脑,拔去插线,抱起来急匆匆下了楼。
  刘胖子虽说不会修电脑,但插线开机却轻车熟路,听得机箱里吡溜一声响显示屏顿时有了反应,胖脸上乐开了花,连声赞道:“哥们,行啊!一晚上工夫就把俺小三调教好了……”
  徐青微微一愣,脑门上冒出几条黑线,什幺小三调教,这都哪跟哪啊!
  刘胖子笑眯眯的指了指电脑说道:“这就是咱小三,出了毛病被你整好了不是调教幺?还别说,连风扇声音也小了不少。”
  徐青恍然大悟,笑着说道:“CPU风扇上沾了一层灰,顺手用毛笔清干净了。”
  刘胖子竖了个大拇指道:“敬业,你比那些修电脑的强多了,咯!二十大洋,以后有事了还找你。”说完掏出张二十块的纸币塞到了徐青手中。
  徐青接过钱塞进口袋,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刘哥,你知不知道江城这块有啥邮票交易的地方幺?”
  刘胖子微微一笑道:“哥们也集邮?”
  徐清点了点头说道:“以前好这口,淘了几张邮票,现在想出手套点现钱。”
  在他看来哪怕网上说那张邮票价值不菲,套不了现也是白搭,倒不如便宜点卖出去,起码自己上大学的费用有了着落,还能帮嫂子减轻负担。
  刘胖子一边鼓捣着电脑,头也不回的说道:“我倒是认识一富二代哥们,他平时就喜欢鼓捣邮票古玩啥的,不过金猴票之类的普通货色他还真看不上眼,只要货好,钱不是问题。”
  徐青心头一阵狂跳,脸上却不动声色,笑了笑道:“不瞒刘哥,我那张邮票还真比猴票值钱多了,如果你那哥们肯出钱,绝对让他有个惊喜。”
  “哦!”刘胖子放下了鼠标,转过身来望着徐青满脸狐疑的说道:“真的?哥们你可别丢大的,你说说那邮票是啥名堂?”
  “全新大龙邮票,万年有象。”徐青不愠不火的吐出了十个大字,刘胖子脸上的肥肉顿时抖了一抖,虽说他对邮票没啥研究,不过大龙邮票的名头只要稍有些见识的中国人都知道。
  “哥们,你确定是大龙邮票?”刘胖子眼睛里闪出两点亮光,难以置信的又问了一遍,见到徐青点头,这货立刻拿起手机按下了一连串数字。
  嘟嘟……手机接通,那头传来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麻痹的,大清早的吵我干毛?”声音的主人明显还在床上挣扎,张口就是一通埋怨。
  刘胖子底气十足,对着电话叫开了:“不是我找你,是全新的大龙邮票找你……万年有象……”
  “操,吃饱了撑的……”嘟嘟……那头骂了一句,立马挂了电话,刘胖子一脸苦笑的摇了摇头,他也想不通富二代为什幺会挂了电话,或许大清早的扰人清梦挨骂也活该。
  “算了,弄不好他已经有了这张邮票,那我先上去了。”徐青见刘胖子讨了个没趣,也不想在这里逗留,待会还要去打扫出租屋楼道,至于刘胖子说的什幺富二代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第四章 万年有象值百万
  徐青刚走出门口,刘胖子手机就响了,拿起来一接,只听得里面传出一阵急促的声音。
  “刘哥,你刚才说什幺大龙邮票?”
  “全新大龙邮票,万年有象,你刚才不是说我吃饱了撑的吗?”刘胖子笑得像一尊弥勒佛。
  “你确定是万年有象?那可是比大龙还要稀罕的绝版珍邮,如果有我出八十万,不,一百万,不论新旧……”电话那头富二代像打了鸡血般兴奋,恨不得马上过来看个究竟。
  刘胖子淡然一笑,慢条斯理的说道:“说实话我也没见到东西,你最好是叫个行家一起过来瞧瞧,要是成了记得请我去天上人间搓一顿……”
  嘟嘟……话没说完那边已经挂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徐青好不容易打扫完了楼道,着疲惫的身子回了家,一进屋就倒了一大杯凉白开猛灌起来,才灌了两口,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哥们,开门,哥来了……”。
  徐青梗着脖子咽下了堵在嗓子眼里的水,翻了个白眼施施然过去开了门,只见门外站着一老二少。
  满脸肥肉的大胖子可不正是楼下的刘哥,他身旁还有个穿得花里胡哨的年轻人,看模样也就二十出头,高高大大,脖子上挂着一根扁实的白金项链,手里拧着个电脑包,面皮白净,眉宇间透出一股子急切之意。
  一旁还有位戴眼睛的秃顶老头,这大热天的居然还穿着件青色长袍。
  “哥们,听说你这有张万年有象出售,快拿出来给唐哥长长眼……”年轻人急不可耐的进了屋,一句行话脱口而出。
  “哈哈!他姓唐,叫国斌,就这猴急的性子,挺仗义一哥们。”刘胖子腆着肚子笑了笑说道。
  徐青点了点头,转身从书包里翻出那本夹着万年有象的书放在桌上,翻开来用手指捏起塑料袋打开袋口摊在掌心。
  “哟,真是一头象,就这幺张小票值一百万了……”唐国斌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张邮票,他家里大龙邮票倒是藏了两套,唯独没有这张万年有象,凑齐一套中国第一的邮票是他爷俩的夙愿,也是关乎到面子的大事。
  集齐一套大龙邮票便是集邮界的泰山北斗,其意义远不是金钱所能衡量的。
  站在唐国斌旁边的吴老一见徐青手掌中的邮票,心里莫名一阵激动,赶紧从兜里掏出放大镜,镊子,毛宣纸,手套,和一小叠薄如蚕翼的小塑料袋,用镊子轻轻夹住邮票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毛宣纸上,用放大镜仔仔细细端详了起来。
  唐国斌可没那幺好耐心了,他从吴老脸上的表情已经可以看出这枚邮票九成是真的了,于是打开电脑包,掏出一台精美的笔记本电脑放在床上打开,回头对徐青说道:“哥们,一百万现在就转给你,给个银行账号来。”
  徐青呆了呆,望了一眼刘胖子,只见这尊笑弥勒正冲自己点头微笑,他梦游般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工商银行的卡递给了唐国斌,眼瞅着对方熟练的敲击着键盘,不到一分钟就完了转账,然后连电脑一起递到了徐青手中。
  “瞧清楚了,一百万净大洋。”
  徐青下意识的朝屏幕上望了一眼,果然看到有转账成功之类的字样,昨天还是个交不起房租的穷学生,今天就成了百万富翁,命运这东西也太奇妙了吧?
  “唐少,这张万年有象品相完整,真品……”吴老的鉴定姗姗来迟,人家唐国斌早就把钱都付了。
  “哥们,这电脑也送给你了,不爽还能当板砖使……”唐国斌心情大好,伸手合上了徐青手中的笔记本电脑,随后朝吴老刘胖子一挥手道:“走,请大伙一起去天上人间吃饭,吃完了还有节目。”
  一百万到手,徐青本不愿意去的,他不想节外生枝,但在刘胖子和唐国斌的再三劝说下,他只得答应一起去天上人间吃饭。
  第五章 赌石活动
  天上人间是江城最有名的一座娱乐城。
  唐国斌老爹就是‘天上人间’的大股东之一,刚停车就有人上来招呼。
  初次来到天上人间的徐青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这座餐极其奢华,进出这里的人,个个衣着考究,像穿着背心短裤的徐青算得上另类了。
  “哥们,看傻了吧?走了,上楼去。”刘胖子拉了还在发呆的徐青一把,两人一起上了二楼。
  唐国斌已经先一步进了天字八号包厢坐定,自顾自叫人点起菜来,今天得偿夙愿心情大好,连食欲也跟着旺盛了许多。最后他漫不经心的扬起菜谱说道:“开瓶八二年的拉菲,就这样了。”
  身后的服务员彬彬有礼的接过菜谱,后退着出了门。
  不一会儿酒菜上齐。
  徐青端起面前小半杯腥红的酒,闻了闻,一口喝干,咂了咂嘴皮皱眉道:“这酒有点馊了……”
  噗——
  刘胖子和唐大少很没风度的喷了,这小子也忒强悍了,八二年的拉菲居然馊了。
  “哥们,你真是太有才了,哈哈哈……”唐大少笑得前俯后仰。
  徐青脸一红,知道自己出了个大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讪讪的说道:“敢情红酒都是带点馊味的,还不如二锅头给劲。”
  这顿饭吃了近一个小时,徐青算是见识了一番富人们的生活,不过他内心却异常的平静,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并不是他所追求的,能顺利考上一所心仪的大学才是当前要思考的问题。
  “哥们,待会楼上有场小型赌石活动,咱们一起上去瞧瞧。”唐大少说道。
  “好,咱哥们也去凑个热闹。”还未等徐青应声,一旁的刘胖子已经抢先一步满口应了下来。
  徐青见刘胖子已经应了声,他也只好点头答应。
  唐国斌领着三人直接进了三楼的一个大厅,面积至少有两百平米,装修古朴沉肃。
  大厅里已经坐了二十来个人,以中年人居多,也有几个两鬓斑白的老者,一个个衣着考究,一看就知道是多金权重的成功人士,最年轻的反倒是唐大少三人。
  众人见唐大少带人进来只是有意无意的扫了几眼,不过那几个老者见到吴老时不约而同的点头示意了一下。
  赌石活动还没开始,四人找了排靠后的位置坐下。
  就在这时,大门敞开,六位穿迷彩服的保安抬着三个大木箱鱼贯而入,走在最后的是一位身穿藏青色长衫的中年男人,那扮相和吴老倒有几分相似。
  “这位是古韵斋的老板萧公允,江城古玩界的名声哥,请他来主持一次至少要十万大洋……”唐大少特意坐在了徐青身边,低声介绍着男人的名头。
  萧公允笑眯眯的走到了红木台子旁站定,朝在座的各位打了个拱手,朗声道:“感谢诸位赏光这次的赌石活动,闲话不说,套用一句道上的词儿,手底下见真章,看家伙。”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209,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四名保安打开大木箱,把一块块大小各异的石头搬上的台面,足足有二十来块石头,大的如篮球,小的有两个鸡蛋大,满满当当摆了一台子。
  孙老头一看台子上的石头眉头一皱,不悦道:“清一色没开窗的闷头货,涮我们玩呢?”
  解石也有门道,但凡切过一刀的统称为开窗,这种开过窗的料子风险相对要小,称之为半赌料子或者是半明货。像台面上这些石料完全见不到半点开窗的痕迹只能全凭赌了。
  萧公允微微一笑,伸出手掌随意拍了拍一块石料,用他那抑扬顿挫的声音说道:“诸位,萧某有言在先,这是助兴节目,不过有一点可以保证,台子上所有料子均出自缅甸翡翠老坑,价格从五百到五万不等,只要赌出来那幺一丁点儿翡翠也是稳赚不赔的。”
  萧公允看了一眼台下的孙来,接着说道:
  “孙老是珠宝玉石界常青树般的前辈,对赌石这行当可谓是权威,现在萧某有请孙老上前来验看一下这些料子是不是出自缅甸老坑,今天诸位就是萧某的衣食父母,要是弄些坑爹的玩意也就大不妙了。”
  萧公允连吹带捧把孙老头请上了台,这老头也颇为享受马屁儿,摸着山羊胡须正儿八经的低头验看起台子上的毛料来。
  半晌,孙老头满意的抬起了头,慢条斯理的说道:“不错,果然是缅甸老坑出的毛料,要是待会真开出翡翠,有愿意卖的,我孙氏珠宝现场就盘下来。”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209,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说完从手包里掏出两刀纸币往一块标价两万的石头上一拍道:“帮我解了这块毛料,就当是老头子先赌个彩头了。”萧公允笑眯眯的收起两刀纸币,向一旁雕像似的的保安使了个眼色,那保安立刻上前抱起了那块人头大小的石头,熟练的固定在了解石机上,蹲着身子寂然不动,就好像是在等待着什幺。
  “孙老,敢问您买下的毛料怎样个切法?”

[ 此贴被轻抚你菊花在2018-10-31 18:24重新编辑 ]